阿爸 阿爸一股莫名的思念,從血液深層濃郁喚起,五十個年頭,以遺腹子的遺憾,覺醒。阿爸,未曾謀面,家裡阿爸唯一的照片,也因八七水災氾濫而毀損,從小就沒阿爸的印象。只知道G2000阿爸是個木匠,一個手藝相當不錯的木工師父,當年木柵戲院的長椅條,都是出自阿爸的手,整個椅條,不必用一根鐵釘,完全用蒸煮過的榫頭當鐵釘,插入椅腳木頭中,非常牢固,任小孩當馬騎,西服前後、左右搖晃,也不會分解開來,堪稱木柵一寶。鄉人欲訂製,總是先將款項繳給阿爸,免得排不上班。據哥哥們說阿爸是個十分浪漫的人,家裡雖然窮,但木工技術一流,米捅經常空空,仍急功結婚西裝好義。有一次阿媽將家中唯一的錢,交給阿爸去買米,但他一出巷口碰到一個乞丐,就一股腦將錢全丟給他,回身才想到:糟糕,那是買米的錢,只好去甘ㄚ店兩斤米回去交差,這就是我的阿爸。小結婚哥哥也說:阿爸是個浪漫的人,平常嗜酒如命,一大清早,就開始喝酒,還好還尚能節制,一次喝一碗公而止,只是每天照三餐喝,每次都是微醺狀,但不鬧事,不發酒瘋,最多回家,倒頭睡大覺。西裝當時台灣經濟尚不富裕,家裡很窮,時常斷炊。所以時常沒錢買酒,都是向巷口甘ㄚ店賒酒,但因阿爸木工手藝一流,家裡或店裡需要裝潢或改建,都會找阿爸承作,老闆也不怎麼在意,加上阿爸作襯衫人很老實,舊帳只要拿到工錢,一定先還錢。所以老闆都任阿爸自行打酒, 六兩或半斤,自行用木碳在牆壁上,記下:幾月幾日酒半斤,署名:蕃薯佬。然後等阿爸領到錢結清,阿爸絕不黃牛。聽起訂做禮服來還蠻有信用的。至於阿爸怎麼過世,那更福報及傳奇。媽媽說:那年大過年的,阿爸生意還不錯,年三十,家裡年夜飯大魚大肉,還相當豐盛,阿爸吃完年夜飯,站起來,摸摸肚子,臉色泛紅、微濾桶醺、滿意地說:今天吃飽喝足了,我睡覺去了。第二天,未見起床,去叫他,嘴角呈微笑樣而長眠不醒了,享年43歲,這就是我知道的阿爸。儒慕之念,也不知怎地,突然竄出,這些歲月,想起阿爸節能燈具,就是蠻不實在的,阿爸長得怎樣?高?矮?胖?瘦?思念根本無附麗,真得虛虛浮浮的,只能從小哥的臉龐及禿頭加上二哥的神情、投足,而想像著,這也是我腦海裡阿爸的影像。這更是遺腹子的酒店經紀遺憾與無奈。
創作者介紹

UNIVERSE

qwvsqpb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